百万发登录注册平台 2

苏北昆明曲剧第一女子小学生茅威涛实现了她的,的茅威涛还只怕会再演戏吗

茅威涛在微博上说,而这部《江南好人》则颠覆了这一越剧的传统话语模式,的茅威涛还会再演戏吗

百万发登录注册平台 1

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添人间烟火味儿

时间:2012年11月2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郭小男、茅威涛积淀六年推出“转型”之作——

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添人间烟火味儿

  

  ◎在传统越剧的审美经验中,才子佳人、风花雪月是越剧最常见的题材与表现内容;而这部《江南好人》则颠覆了这一越剧的传统话语模式。只有骗子、傻子、妓女以及冷冰冰、赤裸裸的乱世风景,还有对社会人性的深刻思考。

  ◎对于越剧来说,形可以换掉,但唱的依然是越剧的声腔,用的依然是越剧的程式。

  明年1月4日至6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将作为国家大剧院新春演出季的重磅大戏、开启全球首轮演出序幕。该剧改编自德国戏剧家贝尔托特·布莱希特寓言名作《四川好人》,讲述了神明寻找好人却遭遇无奈的故事。经剧作家曹路生与导演郭小男共同移植,故事发生的地点由四川变为秀美江南,在保留原作拷问社会、关注民生、叩击道德与人性的内涵与高度的同时,将越剧与评弹、小调等江南元素融汇,创造出了一部全新的江南风情寓言剧。

  这一次,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走得更远。

  在这部戏中,“越剧第一女小生”茅威涛一人分饰沈黛、隋达男女二角,以女性身份唱小生、又在唱了30多年小生之后首次开腔唱旦角,其被人称为“中年变法”自不必说;当传统越剧碰撞布莱希特,当诗化唯美的传统期待遭遇现实思辨和舞台的“间离”手段时,又会发生一些什么?在相继推出越剧《寒情》《孔乙己》《藏书之家》和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之后,合作17年之久的郭小男、茅威涛经过六年沉淀终于迎来了他们的“转型”之作。

  “也许有人会问我,什么叫新概念?那我们来对比老概念吧,越剧的诗化唯美、才子佳人,这是人们对越剧的主要印象。这让我禁不住想,越剧能不能不要离现实生活那么远,难道一定要在喝茶聊天的时候才能端起它吗?越剧有没有可能走入社会的发展变革当中,进行一些思考、参与呢?”在郭小男看来,传统戏曲的某些形式的确有些落后了,戏剧人有必要去思考剧种怎么突围。传统戏曲要面向未来,吸引更多的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走进剧场,就要提供给他们可以解读、可以确认甚至关系到他们生存的、与现代社会思考同步的剧目。

  长期以来,“突围”似乎成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关键词。无论是越剧《陆游与唐婉》中对于古典爱情的现代思辨,还是《藏书之家》《孔乙己》的社会拓展,“才子佳人”定式都像是一种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茅威涛说:“越剧常常才子佳人、风花雪月自不必多说,我想讲一句笑话。袁雪芬老师曾经说过,连上海越剧院里的那只猫都会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了。越剧已经形成才子佳人的固有传统和模式了。到2006年纪念越剧百年的时候,戏曲界盘点越剧过去的“家产”,我突然发现,越剧发展的空间其实非常大,它的标识性是相对模糊的,所以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探索、创新,去填补空白。”

  在布莱希特原作《四川好人》中,故事以“寻找好人”为话题切入,以善恶难辨、是非混淆、理悖情迷、道德崩坏为现象,表达了剧作家对人类进步、社会规律运动所产生的负面效应的无奈、失望和担忧。导演郭小男表示,越剧《江南好人》也将直指道德与人性的终极追问与关怀、提升越剧的社会意义与哲学担当。他说:“这是基于‘小百花’在一系列实验性探索后的又一次转型,是越剧剧种的一次自觉跨越。而所谓新概念越剧,也从理念到技术,都‘抛弃’了既有的传统越剧模式。不论是唱腔流派,还是所选择题材的社会干预度,都表现着‘小百花’第一次直接、直观地表达对社会发展过程中人类所发生的问题与现象的某种焦虑、参与和诉求。”

  在传统越剧的审美经验中,才子佳人、风花雪月是越剧最常见的题材与表现内容;而这部《江南好人》则颠覆了这一越剧的传统话语模式,没有诗意唯美的爱情、没有书卷气十足的书生和娇滴滴的小姐,只有骗子、傻子、妓女以及冷冰冰、赤裸裸的乱世风景,还有对社会人性的深刻思考。郭小男坦言:“没有当年越剧《孔乙己》的创演,我们也许不会发现,原来越剧似乎也可以这么深沉。这一次,我们找到了布莱希特这个坐标,就是希望能用一种不偏不倚、恰如其分的越剧表达方式找到与布莱希特思辨戏剧的结合点,找到传统诗化唯美的戏剧与劳苦大众生活同呼吸共命运的结合点。”而看过该剧联排的国家大剧院副院长邓一江则评价:“这部戏接地气了,给诗意唯美的越剧注入了人间的烟火气息,同时也充满了深刻的哲理思考。”

  众所周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是全女班。在越剧《江南好人》中,许多原来演女老生、女小生的,却要反串去演女人。开始时,茅威涛、陈辉玲在舞台上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从事越剧表演30年后,我突然发现,原来戏曲的程式有多么重要;当我们要换一个性别、换一套程式,原来的程式用不上了,那演员该怎么去演呢?”在这种不断的“转换”中,茅威涛逐渐找到了一种感觉,就是把自己想象成是一个男花旦,自己就是张国荣、梅兰芳,然后从一个男性的角度再去演一回女人。茅威涛笑言,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演剧形式上的一次突破。

  “我是唱尹派小生的,一唱就是女中音,是越剧版的蔡琴、梅艳芳,那么我该怎么去唱小生呢?后来我找到了一些门径,就是学习评弹,用江南评弹的方式,来展示女性主体的音乐声腔塑造。一开始是模仿,憋着尖着嗓子唱,结果被导演说‘像公鸡一样,不好听’,后来慢慢地就变成了‘夜上海’的感觉,找到了蔡琴的那种味道。这样我唱的依然是尹派小生的声腔,根脉留住了。”茅威涛直言,从这一步跨越出去,让她想起了梅兰芳曾说过的“移步不换形”。她表示,对于越剧来说,也许需要“移步换形”,形可以换掉,但唱的依然是越剧的声腔,用的依然是越剧的程式,把越剧传统与布莱希特的“间离”很好地结合起来,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百万发登录注册平台 2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江南好人》大卖,买票的队伍排得老长老长的梦……”茅威涛在微博上说。

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

  但昨晚,这个梦,不再是梦——作为第六届“东方名家名剧月”开幕大戏,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现场座无虚席,新奇颠覆的西装、礼帽、爵士舞和饶舌歌,让台下的新老观众体验了一场目不暇接的“穿越式”观剧。经过近半年的“炼狱式”排练琢磨,越剧第一女小生茅威涛完成了她的“女红妆”首秀,她在全剧中一人兼饰“隋达”与“沈黛”一男一女两个角色。

3月27日是世界戏剧日,百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在杭州举行了“蝶之2018”发布会。现场,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正式宣布卸任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团长,首次以百越文创董事长的身份亮相。茅威涛这是下海了吗?还会演戏吗?在采访中,她回答了外界和观众关心的话题。

  曾经被骂“欺师灭祖”,曾经自嘲“需要穿着防弹衣来上海”,茅威涛这一路走来,总是媒体议论的文化焦点,也总是或赞或贬的争议中心,深夜,接受记者采访的她,既有疲惫,亦不失斗志:“一位英国评论家说,梵高用全部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就是太阳。我不敢自比大师,却也是这样一个戏疯子。

还会再演戏吗?

   【说角】

所有越剧迷最关心的话题,当了“董事长”的茅威涛还会再演戏吗?对此,茅威涛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舞台上这么多年,一下子离开肯定舍不得。以后几项工作各有侧重,我估计会削减演戏场次。不过,每逢假期或者周末,我没准儿会在我们的中国越·剧场来一两场,也想给观众一个惊喜。”

    自废武功中年变法

为何离开因为责任感,更好地推广越剧

  民国初年的江南小城中,当一贯以小生形象示人的茅威涛身穿绿罗裙,手持水烟,踩着绣花鞋,娇娇娆娆拨开珠帘,温温婉婉浅吟低唱,观众席上传来一片轰然惊叹。

从1999年担任团长,茅威涛这个团长当了18年,她也一直带领“小百花”不走寻常路,追求革新,这也使得“小百花”和她本人表现出极富争议又极具魅力的形象。近几年,茅威涛和丈夫郭小男排演了《江南好人》《二泉映月》《寇流兰与杜丽娘》等新剧,打破了观众对越剧的固有印象。

  却不知,茅威涛用了整整6个月,来换这一刻亮相:“由生改旦,整个表演程式都需要重新准备,感觉就像是一个武当派的弟子,练了半辈子了,突然要自废武功,改练少林了。
”在这个“中年变法”的旦角速成过程中,她试遍了各种方式:“我每天画着妆,穿着百褶裙,头上戴着朵大花到排练场来,被同事戏称‘杨二车娜姆’;我请形体老师,因为小生是脚后跟着力,旦角却是脚尖碎步走圆场,练得脚趾淤血一片;我请声乐老师,因为小生是往下坐的,旦角却是往上提,我这么一提,连发声都发不出来了;我跳着舞来唱越剧,唱得快吐了,节操都碎了一地了……”

茅威涛称,前几年去北京、上海演出,都是穿着“防弹衣”去的,每次都提前做好准备,迎接戏曲评论家们的争议声音。她觉得,如果一直演才子佳人、经典越剧,无论对她本人还是对“小百花”来说,都是一种保险的做法,但却不利于越剧往前走。“百老汇、伦敦西区都发展成那样了,无论是剧目,还是剧场运作模式都对我有很大触动。”

  原定3个月的排练时间,生生拖到了6个月,最终的突破点,在于她自己的顿悟:“我把自己当男旦行不行?把自己当成梅兰芳,当成张国荣,当成余少群,我来演一个女的,我说服自己进行了审美的二度界定,把自己
‘翻译’过来了。 ”

为何要离开体制,茅威涛解释了她的初心,前些时候她听到了范景中在潘天寿先生纪念展研讨会上的一段发言,是说那代人在特殊时代的文化使命感,这也激发了她的责任感。

  好在,茅威涛的沈黛得到了各界的肯定,有戏曲评论家称,“假如布莱希特还在世,会觉得茅威涛就是天生最适合这部戏的演员,没有第二个女演员能像她这样,用30年的舞台准备来
‘卧底’男性角色。
”当然,最让她欣慰的,还是一个特殊的小观众:“我女儿从小就跟着我们,看戏更是看了无数,我问她,妈妈演女人恶心吗?她说,我觉得你演沈黛比演隋达更好,你这次演女人,是花了全部精力在努力的。

未来重心剧场运营、剧目制作等

   【解戏】

现场,马云、宋卫平、贺勇等投资方代表也来到现场,为茅威涛打气。除了这几位强力后盾外,茅威涛还邀请了郭小男担任艺术总监,资深戏剧制作人李东担任运营总监,今后将开展剧场运营、剧目制作、国际合作、艺术教育、戏剧人才孵化、项目投资等。据了解,百越文创将与英国国家剧院共同制作舞台剧《狼图腾》,与英国大使剧院集团联合投资制作的音乐剧《大鱼》则已经在英国首演。

    布莱希特也相信眼泪

百万发登录注册平台,当天,中国越·剧场也正式揭开神秘面纱,这座位于西湖之畔的剧场,由台湾著名设计师李祖原设计。在这座剧场的顶楼停驻了一只“世界上最大的蝴蝶”,从高空看十分震撼。该剧场驻场新戏《三笑》是一出“江南民调音乐剧”,将由郭小男执导,捞仔、刘建宽、黄海威、王秋平等担任主创,以“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为素材,试图在越剧表演形式和内容上进行新探索。

  《江南好人》的原著作者布莱希特素以“间离”闻名,提倡让观众从戏的情绪中抽出来,绝对拒绝眼泪,而是要触发思辨;但偏偏越剧这种艺术形式本身,又是要让观众捏着手帕走进去、哭出来。这种充满矛盾意味的“请进来”,正是导演郭小男所做的
“在苹果树上嫁接梨”的科学实验,的确,演出现场处处设置了“出戏点”:在拥有飞行员梦想的男主角杨森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时,从舞台上方突然掉下荧光屏,上面写着“一棵可以上吊的树”;每幕结束后,舞美队工作人员会身着统一的背带工作服,将台侧的两盏聚光灯推上推下,提醒观众观看剧情的发展;用木偶做的能在舞台上滑动的“孩子”造型,这些都让刚刚进入剧情、掏出手帕来准备大哭一场的戏迷的情绪一而再再而三被打断。
“濮存昕曾和我说,越剧是把男欢女爱演到了最最极致,可有了极致,也就有了局限——很多人觉得越剧的标志就是滴滴答答、哭哭啼啼、拖拖沓沓。那么,我们能不能从这个局限中突围?我们能不能给越剧观众带来除了男欢女爱之外的感动?我们试图让越剧这个剧种有更大的可能性,有更大的承载量。

另外,茅威涛今后还有一个工作重心就是培养年轻“小百花”演员,“前些时候,浙江省组织了一个青年戏曲演员大赛,小百花也有几位年轻演员参加。我这个人好胜心有点强,既然参赛了,就得有一个好的表现。我就给她们突击训练,这一教戏我也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百越’还有很重要的功能就是戏剧教育,培养演员,传承越剧。”

  越剧被评上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茅威涛却觉得,“我们还年轻,才一百多年!较之那些发展得更为完备成熟,同时发展和突围也更为困难的剧种,前人留给我们的空白还很大。越剧的最大特色是唱腔,我们当然需要尊重并且保留这些唱腔,在任何演出中都不能丢失,但越剧发展至今的剧目、文本却相对没有那么齐全,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把越剧当成一个孩子,希望给他各种各样的营养,让他更加强壮,让他有更多的可能,更大的承载量。

  【论心】

    每一片骨头都疲惫不堪

  茅威涛说起“小百花”,一口一个“我们”,这俨然已经成为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部分:“我一直觉得,我是这个大家庭的长女,我演戏,从来不考虑奖项,只想着怎么能让剧种和剧团生存得更好——如果青年演员连白领的工资都没有,我怎么让她们留下来?有人说茅威涛特别会包装自己,我当然要包装,我看重市场,看重销量,我把每一次演出都当成一个品牌,品牌是需要好的营销和推广的。

  年轻时,茅威涛狂言而悲情:“就算吃咸菜,也要把越剧唱下去!
”但事实上,走到了现在,她并没有吃咸菜,也并没有让“小百花”的姐妹们吃咸菜:“为什么唱越剧的不能有车开有房子住?我们小百花的院子里就有很多车,我很开心。

  这种使命感,成全了茅威涛的事业,也沉重了茅威涛的生命,关注奥斯卡时她看
《林肯》,影帝刘易斯那句“我的每一片骨头都疲惫不堪”让她深有感触:“林肯必须承担那么多生命的牺牲,承担别人的责备,也承担自己的自责。而我也同样如此——我们团队的主流凝聚力很强,很多人相信,跟着我,有未来!可是也有个别演员质问我,‘我们不要虚无缥缈的未来,我们要实际,现在我们累死累活排新戏,每年演一百场,但和别的每年轻轻松松演三百场老戏的同行,收入不还是一样吗?
’”

  茅威涛有时也想,如果能够独善其身,纯粹只是演戏,演得好也罢,坏也罢,被人骂也罢,都不怕,“我不必承担剧种和剧团,我只需要承担我自己。
”但事实上,以她的性格,一件事情没有做好,是不可能罢手的。

    【谈情】

    跟马云倒立 跟郭导较劲

  出于对越剧剧种和团里“姐妹”前途的考量,在茅威涛的规划本上,写着“游西湖、喝龙井、看小百花”的宣传口号,也写着“小百花艺术中心”和“中国越剧场”两个夺人眼球的愿景,其合作者之一,就是同在杭州的“财经大拿”马云,说到这位好友,茅威涛不掩欣赏之情:“我一直觉得马云不是地球人,他特别聪明,特别会化解自己和身边人的压力,解压方式倒也特别——让员工拿大顶!有一次他挑战我说:‘你派出二十个女演员,我派出二十个小伙子,我们来比比吧!
’结果听说我们这儿的姑娘最多能挺二十分钟,他吓一跳,回头要求他们员工继续苦练去了。

  曾经有个哲学系的学生问茅威涛:“你有信仰吗?
”她答道,“越剧就是我的信仰,舞台便是我的佛门!信仰,就是心无旁骛地去做好一件事情。
”在茅威涛的越剧信仰中,郭小男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说起相伴多年的丈夫,她笑了:“以前媒体问我这个问题,我也没太想明白,觉得我和郭导,除了夫妻,除了合作者,还能是什么关系呢?最近我看书,突然觉得,我们可能有点像萨特和波伏娃吧,各有各长处,有互补,但同时也有较劲。我们不仅仅是简单的合作,也像张毅和杨慧珊一样,相互扶持,打造这属于我们的越剧‘琉璃工坊’,郭小男给我太多动力,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动力的强大。他老自谦说,‘我就是一个给老婆打工的人。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