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老爹傅抱石是一人老爸严师,由省博物馆物院和瓦伦西亚博物院主持的

由省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主办的,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一幅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作品《杜甫诗意图》在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上

7月9日,由省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主办的“江山多娇——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绘画精品展”在省博物馆举行。开幕式结束后,记者对傅抱石先生之子、著名山水画家傅二石进行了独家专访,他向记者讲述了傅抱石绘画及生活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图片 1

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作品《杜甫诗意图》在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上,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成为本场拍卖会上最高价拍品。资料图片

 

7月9日,由辽宁省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主办的“江山多娇——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绘画精品展”在辽宁省博物馆举行。开幕式结束后,记者对傅抱石先生之子、著名山水画家傅二石进行了独家专访,他向记者讲述了傅抱石绘画及生活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图片 2

  采访在省博物馆一楼贵宾厅进行,70多岁的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

傅二石介绍说,此次展览精选了傅抱石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的作品78件,系统展现了傅抱石的绘画艺术历程、风格和特色。傅二石说:“1979年,母亲罗时慧将父亲傅抱石的380余件作品慷慨地捐献国家,并入藏南京博物院;2007年1月,我们兄妹6人又将珍藏的父亲的写生画稿、著述手稿、自用印章等再次捐献国家。

2009年10月5日是著名画家傅抱石诞辰105周年纪念日。在此前后,许多纪念性的活动、展览纷纷在各地举行,一些难得一见的傅抱石作品展现在人们眼前。在拍卖场上,傅抱石的作品更多次创下天价,11月29日,香港佳士得举行2009秋季拍卖会,一幅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作品《杜甫诗意图》在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上,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成为本场拍卖会上最高价拍品;11月22日,中国嘉德2009秋季拍卖会上,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巴山夜雨》以1848万元成交,拔得近现代部分头筹。

 

一位慈父严师

《杜甫诗意图》6002万港元成交

  傅二石介绍说,此次展览精选了傅抱石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的作品78件,系统展现了傅抱石的绘画艺术历程、风格和特色。傅二石说:“1979年,母亲罗时慧将父亲傅抱石的380余件作品慷慨地捐献国家,并入藏南京博物院;2007年1月,我们兄妹6人又将珍藏的父亲的写生画稿、著述手稿、自用印章等再次捐献国家。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记者姜媛

 

因为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往来的朋友也都是徐悲鸿、李可染等这样的大师,耳濡目染使得傅二石兄妹6人也都先后学起了画画,并且一辈子与画结下情缘。虽然平时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傅抱石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傅二石说:“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父亲常说,一个画家最后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画家个人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也不例外。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估价1300万元,从1000万元开始叫价,每轮加价50万元,经过数轮买家激烈争夺,最终以1848万元成交。”日前,傅抱石以“夜雨”为主题的作品《巴山夜雨》在中国嘉德秋拍上,拔得近现代书画头筹,一展名品风姿。

  一位慈父严师

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无独有偶,与嘉德秋拍几乎同时,香港佳士得上月末举行的中国近现代画专场拍卖会上,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力作《杜甫诗意图》以6002万港元高价成交,刷新了该艺术家拍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1961年傅抱石来到东北写生,曾经到过辽宁的沈阳、大连、鞍山、抚顺等地,此次展览有表现鞍山的《假日千山图》,表现大连的
《大连星海公园图》、《老虎滩渔港图》等。

金刚坡时期作品出击秋拍市场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近百幅作品中,傅抱石创作了很多表现抚顺西露天煤矿的作品,如《煤都壮观图》等。傅二石说,1961年8月4日,傅抱石前往抚顺参观著名的西露天煤矿,面对眼前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引发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但这既不是青山绿水,又不是奇岩古树,满眼都是一些不适合中国画笔墨表现的铁轨、煤层、煤车等。面对难题,傅抱石勇敢挑战,他不管前人画没画过,值不值得画,他就是要表达对煤矿工人的爱与敬,傅抱石凭着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采取多变的点染、留白等手法,反复尝试,摸索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8月16日终于完成了《煤都壮观图》。画面上,有煤山、厂房、大吊车、电线杆、烟囱、挖掘机等,也有运煤的汽车和火车呼啸而过,既画出了露天煤矿开采后煤山的壮观,又呈现了繁忙热闹的现代工业景色。他用自己的真诚、才华、激情,记录了其所在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从而与古代山水画追求的萧寒、超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形成了根本区别。有专家称,傅抱石成为在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凡能独开生面的画家都有自己的艺术圣地,在这个启发灵感的地方得山川之助,究造化之妙。对于傅抱石来说,金刚坡无疑就是他的艺术圣地。”据中国嘉德近现代及当代书画部总经理郭彤接受本报专访时介绍,傅抱石先生自
1939年春至1946年秋,即其36岁至43岁的八年间,一直居住在四川重庆郊区金刚坡下。

 

“往往醉后”并不是一枚简单的印鉴

在这段时间里,他继承宋画的宏伟章法,取法元人的水墨逸趣。而他的画法也一变传统的各种皴法,用散锋乱笔表现山石的结构,形成了独特的“抱石皴”,成了傅抱石“打破笔墨约束的第一法门”,令画坛为之一振,这批金刚坡时期的作品一直被视为傅抱石一生创作中最重要的部分,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一向是藏家追逐的对象。

  因为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往来的朋友也都是徐悲鸿、李可染等这样的大师,耳濡目染使得傅二石兄妹6人也都先后学起了画画,并且一辈子与画结下情缘。虽然平时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傅抱石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傅二石说:“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父亲常说,一个画家最后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画家个人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也不例外。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展览中,我们不仅能欣赏到傅抱石的绘画作品,还看到傅抱石的常用印鉴,印鉴中有一枚是“往往醉后”。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傅抱石善于以诗意入画,此幅即用李商隐名作《夜雨寄北》之意,画幅大半都布置成重重的山峦,形成铺天盖地的磅礴气势,但在这一大块如“黑云压城”般的“结构”里,却有层次,有脉络,成就了一个无比丰富的世界。据介绍,这件作品一直为傅抱石本人所珍视,“文革”时因被置于一只花瓶中而得以保存,之后但凡有重要的傅抱石展览、出版,这件作品无不一一现身。

 

傅二石说,从很小的时候起,每次父亲作画时,他和哥哥傅小石都要在边上为傅抱石研磨,所以傅抱石的每一幅新作,哥俩都是第一个观赏者。自然父亲在创作时的一些习惯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大书画家们都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可在傅抱石这里,却还要再加第五宝——酒。傅二石说,“往往醉后”并不是每一幅画的后面父亲都会盖上此印,而一定是在喝了点小酒后创作的自己满意的作品上才会加盖。父亲喝酒作画并不是真的喝醉了,而是酒量正好达到没有失去理智的状态。酒会让父亲有更好的灵感,往往酒后作画,他的画笔中含着醉,却又非醉,意境超乎自然。傅二石说,这枚印鉴并不是常人理解的,傅抱石酒后作画就盖上这枚印鉴这么简单,而是因为酒后吐真言,往往醉后见天真,表明父亲作画时真实的精神状态。

存世作品稀缺市场流通难得

  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傅二石说,小时候他负责给父亲打酒,不过,打酒回家的路上,他总是要偷着喝上几口。傅二石说,让他终生遗憾的是,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不在父亲身边,当时他在外地,家里紧急通知他说父亲病了。等他出火车站时,看到很多人围着报刊栏读报,他凑过去一看,那是他所熟悉的父亲的音容笑貌,只是外面加了黑框,他一下子蒙了。

郭彤告诉记者,由于傅抱石离世较早,与同一时期的齐白石、张大千相比,存世作品数量较少。根据傅抱石解放前的办展记录、解放后办展记录、出版的画册、画室里的遗作以及与亲朋好友的往来记录等,经过专家考证,傅抱石存世作品,包括没画完或基本画完但未落款的,总计约3000件,全部画作中可报出画名的约
1000件。这些作品中60%在国内,40%散落在海外。

 

一些正规出版社也出版傅抱石假画

据介绍,国内收藏傅抱石存世作品最多的是南京博物院,该院收藏“傅画”365件,几乎囊括了傅抱石每个时期的代表作。据悉,收藏傅抱石作品的还有傅抱石纪念馆、江苏省国画院、日本的画院、傅抱石家属和傅抱石生前好友。

  1961年傅抱石来到东北写生,曾经到过辽宁的沈阳、大连、鞍山、抚顺等地,此次展览有表现鞍山的《假日千山图》,表现大连的
《大连星海公园图》、《老虎滩渔港图》等。

由于傅抱石离世较早,与同一时期的齐白石、张大千相比,存世作品数量较少,因此尤其珍贵。在拍卖市场上,傅抱石的作品更多次创下天价。11月22日,中国嘉德2009秋季拍卖会上,傅抱石的《巴山夜雨》以1848万港元成交。同年11月29日,香港佳士得举行秋季拍卖会,一幅傅抱石的《杜甫诗意图》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拍卖纪录。

近期,从南京博物院精选出的《听阮图》、《潇潇暮雨》、《山鬼》、《强渡大渡河》、《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词意》等30幅名作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
“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回顾展”上一露真容。郭彤指出,正是由于傅抱石作品的很多精品都被博物馆收藏,因此市场上能够流通的数量就更加稀缺。此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图片 3

经过专家考证,傅抱石存世作品,包括没画完或基本画完但未落款的,总计约3000件左右,全部画作中可报出画名的约1000多件。这些作品中60%在国内,40%散落在海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

近现代书画进入“名品时代”

  近百幅作品中,傅抱石创作了很多表现抚顺西露天煤矿的作品,如《煤都壮观图》等。傅二石说,1961年8月4日,傅抱石前往抚顺参观著名的西露天煤矿,面对眼前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引发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但这既不是青山绿水,又不是奇岩古树,满眼都是一些不适合中国画笔墨表现的铁轨、煤层、煤车等。面对难题,傅抱石勇敢挑战,他不管前人画没画过,值不值得画,他就是要表达对煤矿工人的爱与敬,傅抱石凭着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采取多变的点染、留白等手法,反复尝试,摸索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8月16日终于完成了《煤都壮观图》。画面上,有煤山、厂房、大吊车、电线杆、烟囱、挖掘机等,也有运煤的汽车和火车呼啸而过,既画出了露天煤矿开采后煤山的壮观,又呈现了繁忙热闹的现代工业景色。他用自己的真诚、才华、激情,记录了其所在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从而与古代山水画追求的萧寒、超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形成了根本区别。有专家称,傅抱石成为在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现在最让傅二石苦恼的是,因为父亲的作品市场价值极高,所以假冒品泛滥,甚至连一些正规的国家出版社,也出版了不少假画。他说,有造假的人借正规出版社名义先把书出版了,然后再到市面上卖假画。

郭彤表示,从已经结束的嘉德秋拍不难看出,近现代书画部分,以一流大家为主体的主流市场大放异彩,齐白石、傅抱石、林风眠、徐悲鸿、张大千等大家的名品频频创出高价,可以说近现代书画市场已经进入“名品时代”,经过多年培育的市场逐渐分出层次,高品质是艺术品价格的最核心因素;同时,目前市场与学术潮流的结合更加紧密,而作品的艺术品质永远是拍卖市场的生命线。

 

有人用“非常疯狂”来形容今年秋拍书画市场,收录于《石渠宝笈初编》的董其昌《龙神感应记》去年800万元遭遇流拍,今年拍出4480万元的高价。据郭彤介绍,以嘉德拍卖中国书画部分为例,2005年秋拍总成交额约为5亿元,而今年秋拍时总成交额已经创纪录地超过了11亿元。

  “往往醉后”并不是一枚简单的印鉴

“今年对于整个拍卖市场来说,是跳跃式地迈上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傅抱石《巴山夜雨》1848万元的价格说明我国艺术大师作品的价值开始回归,但相对于国外画作言,这个价格还相差甚远。据了解,目前世界上最贵的画是梵高的《加歇医生的肖像》,价值8250万美元。采访中,不少人认为,我国的近现代书画作品的价值普遍被低估,尤其是一些顶尖级别的大师作品。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对优秀人物的重新定位,有实力的买家越来越多了,价格将继续上涨,并逐渐与国际大师名品市场看齐。

 

二十载苦寻《送苦瓜和尚南返》

  展览中,我们不仅能欣赏到傅抱石的绘画作品,还看到傅抱石的常用印鉴,印鉴中有一枚是“往往醉后”。

本报记者 胡云涌

 

10
月30日至11月10日“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收藏大展”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举行。展品包括全球藏家提供的百余幅傅抱石精品力作,其中有南京博物院借出的30件院藏国家一级文物。在展出的一百多幅傅抱石画作中,有两幅出自深圳民间藏家思敏的珍藏,一幅《洗手图》、一幅《送苦瓜和尚南返》。

  傅二石说,从很小的时候起,每次父亲作画时,他和哥哥傅小石都要在边上为傅抱石研磨,所以傅抱石的每一幅新作,哥俩都是第一个观赏者。自然父亲在创作时的一些习惯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大书画家们都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可在傅抱石这里,却还要再加第五宝——酒。傅二石说,“往往醉后”并不是每一幅画的后面父亲都会盖上此印,而一定是在喝了点小酒后创作的自己满意的作品上才会加盖。父亲喝酒作画并不是真的喝醉了,而是酒量正好达到没有失去理智的状态。酒会让父亲有更好的灵感,往往酒后作画,他的画笔中含着醉,却又非醉,意境超乎自然。傅二石说,这枚印鉴并不是常人理解的,傅抱石酒后作画就盖上这枚印鉴这么简单,而是因为酒后吐真言,往往醉后见天真,表明父亲作画时真实的精神状态。

展览结束后,保利希望这两幅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画作能参与拍卖,思敏拒绝了。他认为,目前还不具备出手的条件,而且他与这两幅傅抱石画作还有着一段难以割舍的情缘。

 

为《洗手图》

  傅二石说,小时候他负责给父亲打酒,不过,打酒回家的路上,他总是要偷着喝上几口。傅二石说,让他终生遗憾的是,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不在父亲身边,当时他在外地,家里紧急通知他说父亲病了。等他出火车站时,看到很多人围着报刊栏读报,他凑过去一看,那是他所熟悉的父亲的音容笑貌,只是外面加了黑框,他一下子蒙了。

发行个性邮票

 

傅抱石自幼喜爱书法、篆刻和绘画,1933年在徐悲鸿帮助下赴日本留学,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抗战期间,傅抱石定居重庆,1946年迁回南京。在重庆期间,傅抱石住在沙坪坝金刚坡,这期间,他常在画上题署“金刚坡下山斋”,金刚坡时期是傅抱石艺术创作的鼎盛时期。1942年,傅抱石在重庆举办“傅抱石壬午重庆个展”,展出的一百幅画作中许多作品他都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详细著录创作经过,他曾在自序里详细记录《洗手图》的创作过程,
“这是东晋桓玄的故事。这位桓大司马,和顾恺之、羊欣是好朋友,常常请两位到家里辩论书画,他坐在一旁静听,这行径已够有味了,且在宴客的时候,喜欢把书画拿出来观赏,有一次某客人大约吃了‘油饼’没有揩手,把书画污了,他十分生气,以后,凡有宾客看书画即令先洗手再看。”根据这段画史,傅抱石创作了《洗手图》。而重庆画展之后,《洗手图》不见了踪影。

  一些正规出版社也出版傅抱石假画

1995年,思敏在深圳市拍卖行举行的艺术品拍卖会上,见到这幅曾在天津某出版社仓库里尘封了四十年的《洗手图》。

 

他问好友、著名画家周韶华:“这幅画怎么样?”

  由于傅抱石离世较早,与同一时期的齐白石、张大千相比,存世作品数量较少,因此尤其珍贵。在拍卖市场上,傅抱石的作品更多次创下天价。11月22日,中国嘉德2009秋季拍卖会上,傅抱石的《巴山夜雨》以1848万港元成交。同年11月29日,香港佳士得举行秋季拍卖会,一幅傅抱石的《杜甫诗意图》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拍卖纪录。

“好!”

 

“怎么好?”

  经过专家考证,傅抱石存世作品,包括没画完或基本画完但未落款的,总计约3000件左右,全部画作中可报出画名的约1000多件。这些作品中60%在国内,40%散落在海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

“价值连城!”

 

于是,《洗手图》拍出了这一场拍卖会上的最高成交价,50万元。思敏说:“50万元在当时也不是个小数目,能买下一座别墅了。”

  现在最让傅二石苦恼的是,因为父亲的作品市场价值极高,所以假冒品泛滥,甚至连一些正规的国家出版社,也出版了不少假画。他说,有造假的人借正规出版社名义先把书出版了,然后再到市面上卖假画。

《洗手图》成了思敏的珍藏,在2008年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思敏展出了这幅《洗手图》,可这幅傅抱石画作被定名为《洗手图》还经过了一番“纠缠”。1994年,为纪念傅抱石诞辰90周年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中就有一幅《洗手图》。邮票上的《洗手图》是竖幅,只有观画者并无洗手人,而傅抱石《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写到“我在五尺对开的宣纸上,经营一张横画。画四人观画,一人正在洗手,而桓玄则庄重地望在屏风之旁。”思敏找到了傅抱石的儿子傅二石,展开了这张五尺横幅的《洗手图》……经过反复鉴定,竖幅的《洗手图》被更名为“读画图”,思敏收藏的这幅被正式认定为《洗手图》。2004年,思敏得到傅二石的授权,在纪念傅抱石诞辰100周年之际,发行了一套《洗手图》个性化特种邮票,邮票上有两幅傅抱石先生的照片也是傅二石专门为这套邮票提供的。

苦追20年

《送苦瓜和尚南返》

傅抱石的作品流传下来的据称有三四千幅,而在傅抱石自序、笔记中记录过的只有四百多幅。傅抱石对自己的作品拿出来“见人”十分谨慎,他曾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写道:“我是怕见人的人,我的画尤其怕见人,只要可能,总使它不见人为妙。”自序中他这样记录《送苦瓜和尚南返》:“正月间,我已画过一次,画面布满摇落的树,远远的河边点缀博尔都和石涛两人。就技法论,这幅我甚为满意。当时我只题诗中‘况此摇落时,复送故人去!’二句,不久,承倪遂吾先生见赏,收藏以去。这以后,我不知画过多少次,结果无一次满意。”

 1980年,思敏在兰州见到了这幅《送苦瓜和尚南返》,原装原裱,对方开价一万元。这对于当时每月工资只有50元的思敏来讲,是个天文数字。1984
年,思敏来深创业,一路在商海打拼,心里却还惦记着那幅《送苦瓜和尚南返》。1988年,思敏专程去了趟兰州。这一次,这幅画已经涨到了十几万元。思敏手头有几万元,他找来一个朋友想合伙买下这幅画。谁知这个朋友躲开他偷偷买下这幅画,带回了天津。

2001年,思敏在天津找到了这个朋友,“开个价吧!”思敏说,“你开个价,我绝不还价。”

价开出来了,超出了思敏想像中的50%。停顿了一秒,思敏出门就把30万元订金打到了朋友的账上,他说:“我现在不拿画,什么时候我钱凑够了,什么时候来拿。”第二年,思敏拿着一百多万元换回了这幅让他牵肠挂肚这么多年的《送苦瓜和尚南返》,这幅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画作终于成了思敏的私家珍藏。

鉴“傅画”真伪

先从“纸”入手

作画用纸对鉴定傅抱石的作品真假有重要意义。记者从有关书画专家处了解到,傅抱石比较喜欢用墨色反映好且厚实的纸,皮纸就符合这个标准。据考证,傅抱石用的皮纸,抗战前后多是贵州、四川产的“土纸”。

据介绍,傅抱石喜欢用较厚实的纸张,因为较厚实的纸张才“吃得消”他独特的用笔方式:下笔重,速度快,猛刷猛扫,反复加工等。傅抱石用的部分纸张厚度如同托裱的镜片。而且皮纸较厚,可以比较容易揭开,一分为二,乃至一分为三。但这类纸张尺幅都不很大,且没有一定的尺寸规范,显然都产自民间作坊。傅抱石曾利用皮纸的这一特性,画完之后将作品一揭为二,这样,上面的一层原作便产生了一种特别明快、水淋的感觉。有时傅抱石会把第二层也加工成画。我们有时在某些画册上看到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傅抱石作品,只是墨色感觉相异,就属这种情况。

专家指出,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这种“揭纸”情况之外,傅抱石画中造型和笔墨几乎完全一样的人物是不存在的,山、水、树、石部分的“克隆”则更不可能。此外,专家提醒收藏爱好者,在对傅抱石画作进行鉴定时,切不可轻信印章和款识。两年前,有一个地方举办的“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特展”宣称展出65件作品。后来经专家鉴定,展出的作品竟然都是赝品,但如果仅凭印章和款识辨别,这些作品都能蒙混过关。

专家说,目前照相制版的印章以手工加盖后已无法鉴定真伪。经常用印章的书画家都有体会:一方印章,即便是真品,因用印时的手法、环境、衬垫、时间不同都可能印出不尽相同的印迹,所以即便在照相制版技术应用前,印章对鉴别作品来说也只能是个参考。

款识也没有很大的佐证力量。特别对穷款(很少的落款)或题识不多的款书,收藏者在鉴定时要十分小心才行,如傅抱石在上世纪40年代前后喜用的篆书款就被很多造假者模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