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托马斯·曼的《魔山》?

 百万发登录     |      2020-01-02 00:24

马埃斯:读了好作家的作品可能会泄气。

问题:如何评价托马斯·曼的《魔山》?

如果你初试身手的新人,可以把本书先放到一边。埋头创作就好!不用理会任何写作指导!

我的目标读者是我和一样——不仅有创作冲动,而且已经转化为实践,你的创作积累已经足够写出一部甚至更多的作品,还包括那些拥有失败经验的作家。

你的记者:不要去想它。你一想就停止,想点别的事情。你得学会这一点。

图片 1

一、必备的文学基础和常识

艾丽斯·玛蒂森在《写作课》中提出写作与文学常识的关系,就像风筝与线的关系,这个比喻恰到好处。小说能表现出意识层面的微妙变化与道德层面的细小差距,是一件很美妙但很难琢磨的事情,但作品最终要落脚到词汇和句子上,而不是感觉和经验,这就需要充足的文学积累。

艾丽斯·玛蒂森感恩自己的童年时跟随母亲的大量阅读,以及自己在专业学校受到的教育,这些为她的文学思维和遣词造句呢你打下基础,而且在大量的斟酌中,他能感受到不能的词语和句子在不同的环境下很微小的变化,哪怕只是语气与顺序,都能让文章锦上添花。但阅读与阅读也是有差距的,我们要想从阅读中实现量变到质变的转化,我们必须有精读,有揣摩。就像我读这本书的第一遍,我是读不下去的,因为我的文学素养决定了我读这样专业的书比较吃力,但是我坚持再读一遍,就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收获。我们有必要读背一些经典的文学作品,来充实自己的创作领域。

你的记者:然后你换一换,钻到别人的脑袋里去。如果我冲着你大叫,你就尽量揣摩我在想什么,你的感觉是什么。如果卡格斯骂胡安,你就想一下他们双方的情况。不要光想谁是对的。对于一个人来说,事情总有该如此和不该如此两个方面。作为一个人,你知道谁是谁非。你得下一个判断,付之实行。作为一个作家,你不应当不判断。你应当明白这一点。

回答:托马斯曼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德国作家之一(或许可以把之一去掉)。他的代表作《魔山》是一部很长的小说,但情节非常简单,简而言之,就是关于一个年轻人如何在一座与世隔绝的疗养院里生活了七年的故事。

艾丽斯·玛蒂森是英语界小小说最高荣誉“小推车奖”得主、 《纽约客》 《纽约时报》撰稿人,她用22年写作课导师经验完成这本《写作课》,旨在告诉大家:关于写作这件事,何为好,为何写不好,如何能写好。

马埃斯:你写短篇的时候知道小说后来要发生的事情吗?

回答:一个好的作家,尤其是向托马斯的作品魔山,代表现实社会问题,用大量写实为被景,表达批评无抗力无能的一群底层群体为他们说话。这是一个国家控制住不能让有些人发表而压抑民主权力。自由作家才能看出社会实践矛盾体系,指望国家机构应该改变现实社会现状。是托马斯写作的最高明之处,而达到创作顶锋。而魔山是最好的代表作品。

二、构思的技巧

创作之前要有清晰的思路:写作过程中要考虑哪些东西?如何从阅读中取得经验?如何用自己的大脑进行思考和创作?

这些听上去稀松平常,做起来很难,我是有实际感受的,每次要动笔去写,却感觉三言两语就完了,写不下去了,这就是之前没有明确的思路。而且,写着写着,发现也许自己的想法还会有变化,当然,这种变化带来的可能性是双面的,视情况而定,但是作家的创作是必须有主线的。

创作其实就是不断的以身犯险,创作者要描述的不是任务的遭遇,而是她们即将面临的遭遇。

所以创作者要从自然人的身份中抽离出来,保持平静的心态,无论作品中的角色如何变幻,都能不卑不亢地完成跌宕起伏的创作。

尽管创作都来源于生活,但必须的艺术加工与文学创作是小说的升华,而这些加工需要创作者足够的想象力。通过想象,让他从现实的人物中抽离出来,来更好的突出主旨。所以很多作家是孤独的,孤独到只有自己能懂,去想象适合自己作品的环境。

艾丽斯·玛蒂森通过大量的例子,结合一些经典的案例去对比,推敲,总结出创作的技巧和方法,都是在细微处展现出不同。同时,也让我见证了创作的不易,一本小说对于创作者来说是呕心沥血。在这个要具有斜杠意识的时代,我也蠢蠢欲动,准备试试写点短篇,这本书打开了我的思路。

图片 2

你的记者:你看今天发生的事。如果我们见了一条鱼,你要看准了,看每个人是如何反应的。你如果在鱼跳的时候你兴奋起来,你就回想一下,使你产生这种感觉的具体动作是什么。是钓丝从水面上升起来,是它象琴弦似的绷紧,水开始滴下来,还是它跳的时候猛撞泼水的动作。回忆一下声响,说了些什么话。找到产生感情的东西;找到使你激动的行动。然后写下来,要写清楚,叫读者也看得见,能产生与你同样的感觉。这是手的训练。

另一方面则是,这部小说本身的确精彩。托马斯曼的语言非常有魅力,所以虽然他是那么饶舌,话题又是那么哲学,读起来却一点也不觉得枯燥;此外他还有一种天才,能够将厚重的内容写得轻盈而有趣。

说实话,我是一个文学功底比较浅的人,所以我读这本书是比较费劲的。我读了两遍,第一次基本是跳读,因为我寄希望于找到我觉得很好理解的,尽管书中举了很多例子,但是我依然感觉很专业。抱着一颗不甘的心,第二遍再读,在揣摩中理解,感受到作者在遣词造句,以及构思,创作方面的谨慎和巧妙。尽管只是一个读者,我依然感受到了与这本书的差距,但是这本书中展现的思维方式和写作常识,包括创作技巧,给我指出了一些思路,让我知道自己要怎样去学习写作。

你的记者:那么你应该泄气。

回答:该作是德国作家曼的第二代表作(其第一代表作是《布登勃洛克家》),作品以欧州一个精神病院为背景,写了形形色色人的作为、思想、精神状态等,出版后引起巨大反响。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曾据此作品想再次授予他诺贝尔文学奖(创作出版该作品前,曼已经因代表作《布登勃洛克一家》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可见此书的魅力有多大。曼一直是一个道德感和正义感极强的作家。他的作品对德国乃至整个欧州社会对与错的东西认识极为清楚,对违反人性人道的无情揭露批判,他因此也被称为德国的良心。

首先解释一下,我只是一个知识的分享者,我没能力讲好这么高大上的课,但是我上了这节课。具体地说,这是一节超越我写作层次的课,这节课适合有一定文学功底,但又想追求更高层次创作的人。正如作者所说:

如何评价托马斯·曼的《魔山》?。你的记者:谁也不知道想象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只知道想象不用付什么代价。这也许是种族的经验。我看很可能如此。好作家除了诚实之外,必须具备这个条件,他从经验中汲取的东西越多,他的想象越真实。如果他想象得真实,人们以为他叙述的东西部是真正发生过的,以为他是在做报道呢。

整部小说可能有六七十万字,其中大部分篇幅是关于某些哲学命题的长篇大论以及思辨式的对话,所以卡尔维诺将其称为百科全书式的小说。这样一部小说,照理说应该会非常无聊和沉闷,可是实际上读起来却非常有意思。

到底是什么课呢?是美国作家艾丽斯.玛蒂森的一本书,名字叫《写作课》。

你的记者:我没有说他什么都得读。我是说他应当读什么书。当然,他不可能什么都读。

我很喜欢这部小说,简直可以说是着迷,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离群索居的生活使我对小说中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有某种移情。

我没有创作过小说,但是我经常陷入小说,会与主人公同喜同悲,但是自己在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感觉有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但写出来又觉得很平平,也就是创作水平的局限性造成的。我缺少小说创作的基本知识,也不敢大胆的挥洒强烈的情感、直抒胸臆,也是阅读这本书以后,开始明确我们要努力的事情。

你的记者:现在听着。别人说话的时候,你要听全。别想你自己要说什么。多数人从来不听人家说话。他们也不观察。你进了一问屋子,出来的时候应当明了你在屋子里见到的一切东西,而且不能满足于这一点。如果那间屋子使你产生某种感觉,你应当弄清楚,是什么东西使你产生这种感觉。你试一试,锻炼锻炼。你到城里去,站在戏院门口,从计程车或者从汽车里出来的人各有什么不同的表现。练习的方法有一千种。不过,你老得想着别人。

马埃斯:我记不下来,还有多少?

马埃斯:当一个作家应当读什么书?

你的记者:不愉快的童年。

你的记者:写。写它五年,你发现自己不行,那就跟现在似的,自杀算了。

马埃斯:对。

马埃斯:好的。

他好像这一辈子就想当一名作家。他在一个农场上成长,上过中学和明尼苏达大学,在报馆工作过,干过木匠的粗活,农忙季节打临工,还两次搭便车横跨美国。他想当作家,有好小说要写。他讲这些故事内容讲得很糟,可是你看得出,要是他弄得好的话,其中还是有点名堂的。他对写作这件事严肃认真极了,好像这样一来,一切障碍都能排除。他在北达科他州造了一间小木房,独自一人在里面住了一年,埋头写作。他没有把他写的东西给我看,说是都写得不好。

你的记者:我怎么知道呢?可能你没有才能。可能你不会体会别人的感情。你要是能写,早就写出几篇好故事来了。

马埃斯:写一个短篇也这么做吗?

马埃斯:大学里可不是这么教的。

你的记者:报道的东西人们记不住。你写当天发生的事情,因为及时,人们凭自己的想象能够想见。一个月之后,过时了,你的叙述没有味道了,人们在头脑里见不到它,也记不住。但是,如果你是创造,而不是描写,你可以写得完整,坚实,把它写活。不管是好是坏,你是创造出来的。这是创作,不是描述。真实到什么程度,要看你的创作能力,看你用进去的知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的记者:如果他写了《布登勃洛克一家》之后,没有写别的东西,他就是一个伟大的作家。

马埃斯:我怎么能知道呢?